当前位置: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 > 散文 > 那些年,我们荒唐过 美文标题

那些年,我们荒唐过

时间:2013-06-28 02:59 来源:幸运飞艇开奖记录_幸运飞艇公式九码公式_幸运飞艇开奖记录查询(loveshell.net) 作者:admin 阅读: 发表评论

  “爱情”这两个字眼,三十岁前我并不懂得其意。
  
  那时年少,对于“爱情”这个词汇,大多是从一些文艺作品和影视作品中得知,谈不上感知,更别提认知了。懵懂中有点体会的是对某一个人的想念,那是最纯净的一缕清香。虽然不知那是否算是爱情还是爱慕,思念的野草在春天里已长成了秧。
  
  1999年底,我初中毕业后,待业家中。那时工作并不好找,特别是像我这样的,没文凭,没技术,没工作经验。大多数年轻人都是托人介绍进厂上班,抑或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体力活。那时青春年少不甘于平淡过活,只因家中暂时无人介绍工作,也就闲得慌。直到邻近年底时才找到了份活计,那就是和父亲一起翻山越岭到村后几十公里远的乡镇去帮人砍伐木材。我们背着包裹,同村里几十个青壮年就出发了。大伙各自背来大米、棉被、衣物、锅、铲、桶、盆、碗筷,肉和菜是安排专门煮饭的人去买,每日去一趟集市。淡水是运输木材的汽车返程时顺便运过来。总之是在工地上搭棚食宿,伙食费从工钱里扣除,剩下的工钱大伙平分。大家见我年纪最小,身子还没长开也都多有关照。日里作业,晚上归更,日子是苦的。夜里在棚里睡通铺,外边呼呼地刮着寒风,一下子把青春思梦的少年拉回了现实。平日里我是一边和标叔拉大锯(树木砍倒之后,先截去大小枝叶,然后用俩人拉的大木锯锯成一节节或1米,或2米,或3米等各自不同的尺寸,依树木的粗细,弯曲度而定。)一边想着心事,效率就不用说了。
  
  年底接近完工那会,附近的村落都有人来拾柴禾,也就是拾一些场主不要的细枝。记得有一回,场里来了一帮年轻人,有男有女,个个张扬着青春活力。我们都很忙,也没人抽空搭理这帮小青年。其中有一位少女很能引人注目。她大约也就15、6岁,很是俊俏,短短的碎发只到齐眉,脸蛋泛着红晕,有些婴儿肥的身段很是可爱。一群人中就她最安静,在叽叽喳喳的喧闹中低调却又显眼。本来也就过了即忘。
  
  没几天,收工清场。按惯例场主都会邀请大伙好好地搓一顿,无奈他本人太忙没在家,只有他的家人招待,将就吃顿面食算是散伙饭了。原来,那位几天前仅见过一面最显得文静的女孩,是场主的女儿。只见她给客人们拿烟、端茶、提凳、洗菜、涮锅、切肉、烧柴忙里忙外无不娴熟。一顿饭下来,脑海间总有与她相关的信息在跳动。从她家墙上贴着的那一张张奖状上得知,原来她竟是比我高出一届学龄。一直以为她会比我小一些,也许初中还没毕业呢。虽然彼此没有交谈过,偶尔的眼神交错,还有那略显羞涩的脸庞却已印在我的脑海里。这是我年少时最接近男女之情的念想。不知现在的她过得如何。或许当初人家的表现,只是出于少女对异性爱慕注视下的本能反映,过了就忘。我却深以为怀,夜里梦见了好几回。青涩的年景总是那么美好。
  
  真正的爱恋是好几年以后的事了。零三年十一月份,跟着堂哥来到了东莞,不久又独自去了深圳。枯燥的工厂作业只给我带来麻木感。生活像个陀螺绕着你转,车间的流水线就是那根看不见的绳索,日子一天天的从手指缝隙间穿梭而过。车间里,男女间大多不设防,在忙碌之余说些荤话聊以慰寂,也就过个嘴瘾。当然也有谈对象或背着爱人偷食啥的,可那一切都与我无干。我的世界里,除了工作、睡觉就是逛书摊,街角巷尾的那种。一到晚上,万家灯火,这些零星的小摊与周围的霓虹灯广告牌是那么的格格不入,然而却是我的最爱,常常会留连忘返。凡是可读得下去的书籍我都会翻来看,什么宗教的,哲学的,心理的,人文的,还有报刊杂志等。那些铺面的老板也很客气,不论是那些来光顾色情杂志的中年大叔,还是蹲在一旁翻阅武侠小说的青涩少年,只要看完后你能放好,就算天天来看,一本不买也不会给你脸色看。那些盗版书籍赋予我最最快活的时光。
  
  认识阿秋是一个偶然的邂逅。她是我老乡的一位旧时同事,也算是彼此聊得来的一位女伴,好姐妹的那种。平时休假她们都会三五成群地去外面玩耍。深圳是个移民城市,人均年龄不到三十岁。快节奏的生活方式催促而生的是灯红酒绿的夜生活。我也会偶尔减压跟随一帮酒朋狗友出去放松一下。缘份这东西很难说得清楚。一次在老乡的聚会中我难得的当了一回麦霸,成了主角,当时是眼看着就要冷场,我站了出来。那晚没有喝酒,只记得阿秋频频让我献唱。我们也就见过几回面,印象中我从没如此放开过,也许是阿秋的举动感染着我的情绪吧。我们俩成为了当晚的主角,老乡们也在旁边暗中帮腔和助威,颇有搓合我们之意。当时我没什么在意,那时没有真正地谈过恋爱,也不懂得女生的心思。我因近期刚刚追求过一个女生,后被拒绝而失意。反正想着年轻人大家相识一场,出来玩就要玩得尽兴。分别时,没有依依相送的桥段。
  
  后来的日子一平如常,平静得不起一丝涟漪。工作上,我正忙着学习生产技能,也就淡了玩耍之心。偶尔与阿秋相遇也一就平淡。我没主动去邀她,各自过着紧张而忙碌的生活。这期间只有老乡常提起,说阿秋最近常问她,我这些日子怎么没过去玩。
  
  辗转几个月过去了。一次周末,老乡说阿秋转厂了。叫上我一起去看看阿秋所工作的地方,那样以后相聚也好找。阿秋当晚值班,等了好久她没请到假也就没能出来。后来的相聚是我去找她们。当时阿秋和老乡在做头发,拉发还是染发倒是不记得了。我找不到她们所说的俱体位置,于是就在一家店铺的招牌下苦等。大概过了一个多钟头吧,她们做好后过来接我。想到那晚相见,阿秋的眼睛里闪闪动人,带着久别重逢的喜悦。我也是满心欢喜,因此没有半点因久等而显现出不耐烦。阿秋是很有素养的女生,她为我的久等而表示抱歉,很诚恳的样子。这是很令人欣慰的事情。我个人对于时间观念很是注重,当时是出于礼节没有表露出来。阿秋的举动让我多了几分关注,甚至有些期盼,下意识的与她主动闲聊起来。

共4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
免费幸运飞艇计划_幸运飞艇计划6码计划_幸运飞艇冠军在线计划 幸运飞艇app在哪下载_幸运飞艇在线计划网址_幸运飞艇开奖记录官网 幸运飞艇官网_幸运飞艇彩票_时时彩幸运飞艇网站 幸运飞艇开奖下载_幸运飞艇官网开奖时间_幸运飞艇官网开奖结果 幸运飞艇全天计划_幸运飞艇在线内部计划_幸运飞艇人工计划安卓下载 杏彩彩票_杏彩娱乐平台登录_杏彩彩票娱乐平台杏彩注册_杏彩平台开户_杏彩平台代理杏彩客户端_杏彩国际彩票_杏彩彩票官方网址杏彩官网_杏彩彩票注册_杏彩彩票官网杏彩娱乐_杏彩彩票官方彩票网_杏彩手机版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