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 > 哲理 > 人生感悟 > 八里桥旁我的芳华 美文标题

八里桥旁我的芳华

时间:2018-10-08 12:57 来源:幸运飞艇开奖记录_幸运飞艇公式九码公式_幸运飞艇开奖记录查询(loveshell.net) 作者:晁天祥 阅读: 发表评论

  最近晚上老是做梦,同一个地方,不同的路线,不同的节点。意念的翅膀像夏日田间飞舞的蝴蝶一样,飘飘乎乎,时高时低,碰到障碍,心念一动,便越墙而过,遇门而入;立在房子的后面,想进去瞬间就在前门口;站在水边的,想起对岸草地的小花,想法还未结果,眼前已是满满的花瓣,鼻孔也会充满花的芬芳。睡眠少了,饭也不似以往的清香,我说想起年轻时的日子比吃肉还要香,大家都笑,我也陪着笑。大半笑过以后他们都在心里骂我,可我是认真的。这是老了吧!
八里桥旁我的芳华
  自银川坐8路公交向北五六站的地方,有个地方叫八里桥。可下了车你却看不到桥的影子,公路两边是大片大片的稻田,小道、田梗、沟渠穿插其中,曲曲扭扭时隐时现,就像是小学生稚嫩的画作里狐疑的勾勒。建筑也少,只在道路西侧连着三四间青砖平房,地基低于路面许多,隐去了一半的身子,看来年份也久了,显得蓬头垢面,老态龙钟。墙面上隐约可见几个带白圈的红漆字“八里桥供销社”算是给初到的人一个肯定的答案了。
 
  认识她后好多个周未,我们都是相约在这里见面的,那算是我俩的一个“老地方。”开始的时候俩人还需要事先或言语或眼神表述,后来发展到灵犀而动,几乎都会在周末或是偶尔的短假日不期而遇,那种神秘的感应真的很神奇,所以人们讲命中注定。供销社里有一种三毛钱一代的杏干和二毛钱一卷的果丹皮,有一种五味瓜子也好吃,那是我们每次散步的标配,总会拿上其中两样或者全部。售货员大姐爱笑还容易脸红,开始的时候还问要什么,后来见我们来了就会准备好东西,碰到她抢着付钱的时候她就会捂起嘴巴。这位大姐算是我俩交往的见证人了,毕业前夕我还去向她告别,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后来好多年后我还去过,可惜物非人非了!想到了“缘”字,来的时候浑然不知,去的时候更是毫不征兆!
 
  面对供销社右行几步,就会听到低沉的水流声,如果耳音不好,鼻子一定不会欺骗你,令人窒息的恶臭一定会让你加快脚步,那么此时你就是奔跑在八里桥上了。朝西南方向看上去,一条三四米宽的墨色乌龙从银川城区的方向翻滚而来,又向东北方向奔腾而去,浓稠的水面细沫沉渣一股股地翻滚着涌动向前,四季弥漫着一层白色的雾气。
 
  绕过公路与臭水沟的锐夹角顶,沿臭水沟边向西南走,是一条土路,一些下雨容易成泥的地方铺了砂石,路也阔,可以走大车,只是过去后飞起的尘土落下要好一阵时间。臭水沟里讲究的花花草草是拒绝前往的,个别误入的青草也是给图得一脸乌黑,只有大度的芦苇一簇簇坚强地挺在水流缓一点的地方。
 
  远处看似密不透风的庄稼地总是要有田间小道的,有的为了下籽和收成时运输方便甚至挺宽,个别地头还会有半死不活的老杨树立在梗边,估计是让它当中人看着每家的地界大家都放心的缘故。第一次约她出来时就到了这僻静的地方。起初谁都不知道说什么,两人都低头看路,一前一后像是两个不相干的赶路人。后来还是她说起了课堂上老师讲课的事才一下子揭开了两人的话匣,也才有机会在说话的时间“自然”地瞄上对方一眼。还是走得有些快了,等到接近学校时,太阳还乐呵呵地在西方地平线处发笑,于是又回走了一截。再去的时候就自然多了,还会特意带上了坐下时垫屁股的报纸,她调侃我的“蓄谋”;有时天气会猝然变冷,这其实给了我绅士的机会,将自己的外套裹在她的身上松松夸夸,我很高兴,感觉终于对她有所帮助;谈天说地,尽情地放大想像,会把一知半解的“柏拉图”说到很肯定,会说到弗洛伊德,敢于怀疑他的思想,说张贤亮,大多时间她都会睁着圆圆的眼睛扮演着听话的小学生的角色,但偶尔也会说起“你上次不是说?”这样的话,给我一个个红脸;会认真地讨论蚊子,告诉她我家乡没有蚊子,只有那种蚊子的“远亲”,小巧玲珑,相比银川的格外温柔;我们认真地研究过两人挽手散步时男女应该是在左边还是右边,路过村民的家时会说到狗,属狗的她会去和狗套近乎,并“吹嘘”他们的交情,可狗并不懂得,于是张皇地躲到我的身后,让我身临“险境”。向北面走远一些,有一所“工读学校”,据说有许多少年犯,比我们年龄小不了几岁,但一个个凶神恶煞,听说还有女的。围墙上面有铁丝网,四周好像鸟儿都少许多,从来没有靠近过。
 
  回头再望污水穿过公路的地方果然有桥,两边可见圆形的桥墩,桥面很厚,似乎有夹层似的。多年后我曾去过河北隆化,那里是董存瑞舍身炸碉堡的地方,后人复造了那座桥,那桥就有夹层,是碉堡,有机枪眼,只是它的下面应该是季节河,我去的时候是干涸的。这座八里桥与它大小形状相似,特别是很快我就知道桥东不远处就有一个规模不小的“八里桥革命烈士公墓”后,就更加催生了各种无端的想法,但是一直无法证实。有结果的是在这个夹角处离桥二十米的地方有一条窄窄的小桥搭在臭水沟上,桥的对面是一家农家小饭馆挤在稻田中间,四年的日子里在那里留下了好多记忆。
 
  饭馆的老板是一个干瘦但很精炼的老奶奶,自己极少动手只是动嘴,再就是收钱,口中整天叼着一只旱烟锅,脸上从来没有笑容。后来自己感觉熟悉了偶尔吃完饭跟她赊帐,总会被她“啪”地甩过账本:“自个儿记上!赶明儿不拿过来我就找你们老师去要!”忘记了从哪儿知道的说老人是贺兰县人,很奇怪,那里抽烟的女人很多,贺兰和银川搭界但那里的方言话头更硬,说出来跟吵架似的。被老人整日喊东喊西不能消停的唤做“三子”是她的儿子,算是副老板吧,嘴很甜,端饭上茶都是他的活,后来熟悉了喝酒时也会坐下喝上几盅,当然每次都会被老板大吼着轰走,他能“报答”我们的往往是忘记了算八宝茶的钱。后厨应该是他的媳妇。
 
  十七岁这年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去银川就是被老乡给带到这里吃的银川第一口饭。说是叫炒面,其实在老家那叫烩面,老家的炒面是不带汤汁的。味道还不错。钱是老乡给付的,为此这几十年来我心在感念,经常提起他。当然后来我给学弟们也做过好多次同样的事,把他们从长途车站接回来,再带到这里,同样有人因为不到三元钱的一碗面至今常常提起我。
 
  再西行半里地右侧稻田深处二三十米的地方现出空地泛着白光,南北两侧各有一个扁方形的支架,这就是学校的足球场了。朝南的方向是一长排宿舍的后墙背,球场的地面要低很多,所以显得墙很高,不过也不全是,在正西角处是厕所,比宿舍后背要突出到球场十米的样子,厕所的围墙要低很多,调皮的同学都知道,那里一直是晚归的人们不关的大门。宿舍墙中间有一扇小木门,只是钥匙有人专门管理,只在每天下午课外活动时间或是有体育课时才打开。下午的时候,特别是周末,小门两侧的墙边下便涌满了几层热情的球迷,主要是可以遮阳,再有墙角下就是高台,可以看得更远一些。那时候学校的球队还是很厉害的,得以吸引远在市区的其它球队不辞辛苦而来。其它三面紧挨着稻田了,常见有人在水中小心地捞球。
 
  进校队我资格不够,可在班队里还算是主力后卫的。在全校的球队排名中我们还是不错的,所以总是有机会在进球时忘情地脱掉球衣抛高,又总被观战的老师大声制止。在这里每年开运动会时我也会陪着看似孱弱的她长跑,她爱长跑,也真的能跑,最后的路段她已是汗流浃背,眼中露出痛苦的表情,一步步就像老太太走路一样在挪,可她从不放弃。
 
  沿臭水沟边的道路直行,走过操场的后背墙,很快就在右手看见一个破旧的大门,铁皮蒙面,色彩斑斓掉落,依稀可辨绿色的底子,这便是学校的西院门了,两个门扇每一扇面跨度都超过两米,显得很笨拙,挂在两墩高大的砖门柱上,锁上时上面有些错位,推一推可从缝隙中窥见院中,下面却还严实,离地面也很近。大门两边的砖墙很高,墙基还都是红色的大石块垒起来的,本来就有半米高。看门的老人很拧,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晚上10点以后从这里进过宿舍的。
 
  我们的宿舍前排是高年级的宿舍,中间有几棵高大的沙枣树,就是在盛夏的时候它们也是病病秧秧、叶不蔽体的模样,高大,颀长的枝条虽然弯曲嶙峋但手掌般延伸罩住了大半的屋顶,昭示着它曾经的繁荣。很快我们就惊喜地发现它们是有收成的。当地的学生从来不稀罕沙枣的,可对于我那是从未尝过的美味。冬日下午的阳光格外温暖,我会偷偷地爬上屋顶,屋顶平坦,在墙角处很容易找到被风吹聚到一起的沙枣,这些通体透出褐黄色的光泽的果实显得很饱满,其实没什么份量,果肉像海棉似的膨胀,牙齿一碰就会缩得消失了一样,只有在它坚硬的核上反复刮食才会取得成果。沙沙的,甜甜的,回味无穷!通常陪我的是一个姓马的固原人,是一班的,算是半个老乡吧,那段日子他格外地想家,老皱着眉头,说是听不到老家话,饭也吃不下去,他想不念书了,要回家去。我边吃沙枣边劝他,还要防备着不要啃到舌头,他只抽烟,有时候还流泪。她也来过,不过会认真地拭擦表皮的土,才放到嘴里,还是使劲点头的。
八里桥旁我的芳华
  大门对面的臭水沟上搭着一座二米见宽的小铁桥,有护栏,被往来奔跑的学生磨得溜光,“哗楞楞”的响声整日不绝于耳。学校的东西两院里都有教室,而男生宿舍全部在西院,女生宿舍全部在东院,西院只有清真食堂,而东院又只有汉民食堂,基于这样的布局,小桥相会的故事一天到晚频频上演,只是上下课时的道具是书本,而吃饭时就变成了“叮叮”做响的饭盒了。老师们大多优雅,慢慢地踱步走,常常让不经意奔跑的学生们耳赤。
 
  出了小桥向东,右手是农田,左手依旧是一长排平房的后背,隔上几米墙的上端就会有一个带栅栏的小铁窗,里面的玻璃不关的话往往就有笑声传出来,整个一排都是女生宿舍。砖墙的尽头是一个花栏铁大门,左边的门柱上白底黑字几个大字自上而下排开,短短一列几个字读过,漂溢而出的心念却汇成了当时整个宁夏中专人心中的神殿。
 
  这个大门实在很普通,还不及我初中时的大门气派,初次见它时,心中学校的盛名因它而霎时坍塌了半边,而且我在这里待了四年,它一只没有丝毫改变。进了大门算是一个广场,正前方二十多米的地方是一个方形的花园,温暖的季节里,里面的花儿也是排着队伍依次绽放。
 
  毕业时离校的那一天,学校特意用平时接送老师的大巴送大家去车站,车就是停在小广场上的。她先走,坐在靠窗的位置,窗外的我泪眼矇眬,怎么也擦不完喷涌的眼泪,我知道旁边坐着的是专程前来接她回家的她的父亲,可我们都不管不顾了,死死地盯着对方,一秒也舍不得移开。她忽然走下车来,快步走过来,身后她父亲大声地呼喊她好像没有听到,她扳了我肩膀一下,向我指了一下宿舍的方向后,一个人快步走了,我赶紧跟了过去。宿舍里乱七八糟,全无往日的模样,一张张床板翻着怪异的白眼。她关了门,用后背抵住了门板,我伸手抓住她那双小巧的双手,她没有反抗,这是我第一次抓到她的手。我们就这样站着,默默地对视,默默地流泪。门外传来汽车长长的喇叭声,她的双手挣扎了一下,又传来了几声,她急急地说:“我要走了!”今天的声音略哑,鼻音还是那么重。她一把推开了我,迅即拉开门,又重重地关上,然后就是“蹬蹬蹬”的声音渐渐远去。我无力地靠在墙上,想要瘫坐在地上。等到出门时,车早已走了,校园里一下子空寂起来。我无神地看着大铁门上的花栅栏,它也回望着我。
 
  那一次也是周末吧,我和她还有我最好的朋友旗一同去小饭馆,不觉意就已经喝多了点,看看时间也晚了。先到西院,旗一个人先翻墙回去了,我送她回东院,大铁门早就锁上了。叫醒门房大爷也是一个办法,不过理由不好编,我决意帮她翻门而入。开始很顺利,她没有我担心的那样拖泥带水,可就在蹬上顶端准备转身的时候,从西院的方向传来了诈诈唬唬的吼叫和手电晃动的光斑。肯定是学生会那帮人了,她有些紧张,几乎是掉到门里面去的,好在学生会的人气喘吁吁跑来时只看到她远去模糊的背影。可能是闻到了我身上的酒气,几个人好不容易逮到了立功的机会,于是就张牙舞爪地把我推到了学生科。我知道这回完了,于是昂头挺胸面对他们一句话也不说。那天值班的是沈副科长,还是我们思想品德课的老师,光光的脑门上地中海一样只余下边缘的头发,戴一副方形的大眼镜还加了茶色。他绷着脸听完学生会的人七嘴八舌的汇报后,对他们摆摆手让他们走了。他双手抚着我的肩膀把我推坐在了椅子上,然后笑眯眯地坐在对面端详我,又自言自语似地说出了我的班级,姓名,终于他提到了让我必需回答的问题:“她是谁啊?”我早已想好了,于是坚定地摇摇头,半晌他双手向后拢了拢光头,“哈哈”地笑了。他给我往水盆里倒了热水,命我去洗脸。洗过后果然轻松好多,又让我睡到另一张床上,说起了他年轻时,如我一样的时光,他有一个初恋一直不能忘怀,现在人家在《宁夏青年报》当编辑,他说了她的名字,那时候我特别爱看这份报纸,知道他所言非虚。又说起学校的女孩子,年龄太小,还没有女人样,还说做播音员的那个还算是勉强有点儿样子吧!在他的循循诱导下,我不再那么紧张,但始终放心不下,后来我翻身跪在地上,请求他不再追究,他严厉地吼叫着让我起来,并保证我不再追究,我才放下心来,他一直再讲,好多好多,我撑不住,很快睡着了。
 
  每天早上吃过早餐后会是半小时的自习时间,从各个教室里同时都会传出“噼啪噼啪”的珠算声,像是在炒一锅顽强到难以驯服的豆子,每个人都会凝神屏息,眼睛盯着习题,左手抚着算盘,右手快频地上下拨打,紧张时鼻翼处会渗出密集的汗珠。那时候已经开始用微型算盘,约有三截指骨宽窄,打的人自己都难以知晓下一秒在盘上会形成怎样的图形,任由水到渠成,在别人看来他的手好像是在机械地抖动。对她的强烈注意也是从珠算开始的,这个娇小的小丫头的小指头灵活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这双手在后来多次为学校乃至全区在全国比赛中争回荣誉。
 
  其实从第一次看到她的名字就注意了她,那时我还太好强,发现她的录取成绩居然比我还高了几分居第一位,对上她娇小的面庞后更加让我心动,我观察她,了解她,亲近她,不知不觉爱上了她,于是在与她认识约半年后我就决定行动了。马上写了一封信,洋洋洒洒好几页,其实就一句话:“我们做朋友吧!”叠成蝴蝶的形状,乘没人的时候夹到她的课本里,很快我的书本里也被夹入了一张纸,不过三行,中心思想是:“我们不就是朋友吗?”于是又做一只蝴蝶,写到直接,堵上她可能辩解的各路口子。这回等了好几天,等到我心里发慌,感觉闯了大祸。煎熬过后收到了一张纸,中心的几句我还记得:“收到你的信,我吓了一跳,跑到树林里半天才平复...你真残忍,我还不满十六岁啊!”看了信我的脸很烧很烧,她说得对,我是够残忍的。还有就是自己这样残忍时居然好无意识,盲目的冲动把自己推到了一种难以更正的尴尬之中,我甚至因为这一次重大打击而心灰意冷,不知所措。我一直都没有和她说话,也不敢再去直视她的目光。与其说是给她时间平复伤口,不如说是自己想从泥潭里挣脱。这样的日子持续了有一个月的时间。那天大家去北塔玩,后来说是要照相,我不知怎么想的就躲开了,后来她找到了我,崩着脸说大家都等我呢,让我赶紧过去照相,说不清什么原因我什么也没说,居然马上就去了!阳光从那一刻钻出了云层。
 
  应该在学校门口做一把大的算盘造型的,这个学校是有资格的,好多年好多年,这里的算盘在全宁夏独领风骚的,好多选手还走向了全国。练不好算盘,就没有了吃饭的家伙,从这个地方出去的人算盘上没有差的,算盘会浸入人的一生,从事本专业的人是不屑用计算器的,就算离数字远一些了,当了用算盘的人的头儿,也会把算盘放在计算机旁边,时常把它在手里掂来摸去,就算是发达了,从政了不好把算盘放在办公室,也会在家里重要的地方保管它。
 
  ...太长了,读者也烦,编辑更烦!算了吧!
 
  后来啊,可以说没什么后来了。毕业二十年的时候,班里组织聚会,我没有过去;三十年前夕又叫,后来大家开玩笑让她打来电话,还是那样浓浓的鼻音:“怎么了?这就不听话了?”我只能哈哈,还是听吧!结果提前一天上去,和大家喝酒,肠胃炎发作,睡了两天回家了。有几张和她的合影,醉得不成样子!说好了三十五年还聚,再说吧!
 
  20180110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
免费幸运飞艇计划_幸运飞艇计划6码计划_幸运飞艇冠军在线计划 幸运飞艇app在哪下载_幸运飞艇在线计划网址_幸运飞艇开奖记录官网 幸运飞艇官网_幸运飞艇彩票_时时彩幸运飞艇网站 幸运飞艇开奖下载_幸运飞艇官网开奖时间_幸运飞艇官网开奖结果 幸运飞艇全天计划_幸运飞艇在线内部计划_幸运飞艇人工计划安卓下载 杏彩彩票_杏彩娱乐平台登录_杏彩彩票娱乐平台杏彩注册_杏彩平台开户_杏彩平台代理杏彩客户端_杏彩国际彩票_杏彩彩票官方网址杏彩官网_杏彩彩票注册_杏彩彩票官网杏彩娱乐_杏彩彩票官方彩票网_杏彩手机版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