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 > 范文 > 廉洁小故事五篇 美文标题

廉洁小故事五篇

时间:2018-10-29 15:56 来源:幸运飞艇开奖记录_幸运飞艇公式九码公式_幸运飞艇开奖记录查询(loveshell.net) 作者:1900 阅读: 发表评论

  第一篇心虚的副局长
 
  乐宁是某县农业局的副局长。虽然级别不高,只是一个副科级干部,但他们县是典型的农业大县,国家每年拨付的惠农资金少说几个亿。所以,他的权力如果用金钱来衡量的话,着实不小。前几年,他通过把玩手中的权力,捞了不少好处。给哪个乡镇多拨点钱,给哪个种粮大户弄点专项资金,都是他说了算。人家得了实惠,自然免不了他的好处。
 
  十八大之后,党中央正风反腐的力度一年比一年大,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监督执纪问责越来越严,乐宁开始害怕起来,担心哪一天东窗事发,自己非得进去不可。平时,单位里搞个警示教育活动,看个警示教育片,都能看出个心惊肉跳来。后来,他实在经受不住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就申请带薪休假,整天窝在家里不出门。
 
  这天晚上,他老婆李慧下班回到家,一进门就看到他脸色蜡黄,坐在沙发上,怔怔地一动不动。李慧放下挎包,走进厨房,四下里看了看又走出来,站在乐宁跟前质问他:“你这一天,连个饭都没做?你不上班不动弹也不觉得饿,我在单位忙里忙外的,肚子早就饿扁了。有你这样的吗?”
 
  乐宁没有理睬李慧。含糊地说了几句话,好像是谁又因截留补偿款被逮走了,谁又因收礼被纪委处理了。李慧闻言,气不打一处来,坐到他的身边:“每天一到家,你就给我说这些,没完没了了?噢,现在知道害怕了?早就给你说过了,不该拿的不要拿,不该吃的不要吃,你就是不听。”说完,李慧就走进厨房,热馒头、切菜、开火、炒菜,忙活起来。
 
  乐宁一个人自言自语起来:“这能怪我吗?他们请我吃喝、送我东西的时候,都是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我要是不吃不喝、不拿不收,岂不是打了人家的脸、冷了人家的心?哎,你说我以前做的那些事儿,会不会被人给告到纪委去?”
 
  李慧在厨房里,一边掂锅,一边大声朝外面喊:“你说什么?我啥也听不见。不过,你也不想想,他们为什么要给你送礼?你要不是有点权力,他们会巴结你?前两天,我在网上看到一个新闻,说有个乡镇的党委书记和一个村干部关系一直不错,没事就在一起唱歌跳舞洗澡啥的,后来反目成仇,结果这个村干部就把那个党委书记给举报了,好多艳照都发到网上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李慧把这则新闻当成一个故事讲,乐宁却听出了别样的滋味。他捂着胸口斜躺在沙发上,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犹如大病初愈一般。他突然想到了留村的村主任赵五。这个赵五,最近两三年里,没少给他送了东西,没事就喊他在一起吃吃喝喝、蹦蹦跳跳的。当然,也没少从他身上弄到帮扶资金,有些合法合规,但有些则属于违法违纪行为了。前天,他听说纪委的人正在调查赵五。想到这里,乐宁的心咯嘣一下,仰面朝天躺直了,一副大势已去的样子。
 
  李慧端着饭菜走了出来,见他这个样子,赶忙走了过去,问他哪里不舒服。乐宁颤声回答:“没,没什么,就是有点憋得慌。”李慧把他搀起来,走向饭桌:“既然没什么,就过来吃饭吧。”
 
  二人刚坐下,小区里就传来了警笛声。乐宁一下子站了起来,竖起耳朵仔细听着。李慧看着他,“你就老老实实吃饭吧,别问些不相干的事。人家警察出来巡逻,和咱有啥关系?”乐宁缓缓坐下,“该不会是来抓我的吧?”李慧放下筷子,郑重其事地瞪着乐宁:“你想得太多了,你是党员干部,不是小偷流氓,就算犯了错误,也得纪委的人来呀,和警察不搭边。”
 
  乐宁“哦”了一声,心不在焉地夹菜,筷子悬在半空,没往嘴里放。李慧白了他一眼,自顾自吃了起来。突然,“砰砰砰”的敲门声传来过来。乐宁一哆嗦,菜掉到了饭桌上。李慧呛了他一句“瞧你这点出息”,就去开门了。
 
  李慧打开门,问:“谁啊?”
 
  门外的人回答道:“警察。”
 
  乐宁听到“警察”俩字,顿时吓得面如土色。李慧:“警察同志,这么晚了,有事啊?”警察回答:“刚刚我们接到报案,说你们这个小区有小偷,已经偷了三家了。我们挨家挨户地看看。你们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李慧摇了摇头:“如果发现了,一定第一时间拨打110。”警察点了点头:“记着,门窗什么的一定要锁好了,不要让小偷有机可乘。”
 
  警察走后,李慧转身看了看乐宁,嘲讽地说:“瞧你,都快成惊弓之鸟了。要我说,趁现在还没出事,你仔细捋一捋,把以前做过的错事倒腾一遍,能向组织坦白的,就尽量坦白吧。照你这个状态发展下去,最后不是进法院,就是进精神病院。”
 
  乐宁想了片刻,不禁感叹:“人啊,还是干净点好,干干净净没心病,没心病就没毛病,那些不干不净的,迟早满身是病。这两年,过得也是没滋没味的。”他看着李慧问,“咱家的纸和笔呢?”李慧没明白他什么意思。乐宁继续说:“我要把我的问题都写下来,主动向组织交代,争取宽大处理吧。”
 
  最终,乐宁因及时悬崖勒马,只受到党纪处分,而没有滑向违法犯罪的深渊。
 
  第二篇敬业的纪检人
 
  坐在长途汽车上的童桦出神地望着公路两旁的树林,心里泛起了温暖的感觉。这趟出发,一走就是三个月,中间因为工作纪律的关系,几乎没有和家里联系,都快忘了儿子喊“爸爸”的声音了,老婆清晰的脸庞也越来越模糊。想到此处,童桦轻叹一声,自言自语:“儿子,爸爸回来了。”
 
  童桦是一名纪检监察干部,主要负责执纪审查工作。因为是业务骨干,办案能力突出,多次被上级纪委抽调,参与一些级别较高的领导干部违纪违规问题的调查处理。这次出发,已经是他第十次参与一些“老虎级”的案子了。
 
  童桦老婆楚莉和他们的儿子童趣正在家里焦急地等待着。一早,童桦就和楚莉打了电话,说今天回家。楚莉挂断电话后,眼泪不觉夺眶而出,然后她抹了抹眼泪,带上钱就去菜市场买鸡鱼肉蛋了。她想给老公做一顿丰盛的晚餐。现在,饭菜都已做好,儿子的作业也都写完了,就等着童桦回来一家团聚了。
 
  忽然,楚莉的手机响起。童趣一把抓了起来,盯着手机看,然后有点失望地接通:“奶奶,我爸还没到家呢。你和爷爷明天过来?好,记得给我买个玩具啊。”楚莉看着儿子,又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已经是7点45分。她的脸上浮现一丝忧愁,陷入对往事的回忆中。嫁给童桦之前,他就整天加班,三天两头不见人。嫁给他之后,还是经常加班熬夜,几乎没有休息日,想一起出去旅游都没有时间。儿子出生之后,他也靠不上,生病住院陪着的,不是爷爷奶奶,就是外公外婆。一想到儿子得到的父爱比其他小朋友少得多,楚莉既生气,又难过。
 
  童趣挂断奶奶的电话后,跑到餐桌前,看着扣得紧紧的饭菜,然后又跑回来,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楚莉问他:“儿子,饿了吧?要不,妈妈给你盛点饭,你先吃。”童趣使劲地摇摇头,“不要!我要等爸爸回来一起吃。”楚莉心疼地抚摸童趣的头,“儿子真乖。爸爸应该快到了。”
 
  这时,敲门声响起来。楚莉和童趣你看我、我看你,脸上都笑开了花。童趣一边喊“肯定是爸爸”,一边飞奔跑去开门。楚莉站了起来,朝门口走了两步。
 
  门开后,童桦出现在童趣的面前。童趣愣愣地盯着自己的爸爸,不知道如何是好。童桦看到自己可爱的儿子,心里涌出酸楚的感觉,跨出一步,一把抱起童趣,不住地亲吻他的脸颊。楚莉眼里闪烁着泪花,站在旁边看着他们爷俩。童桦看着楚莉,深情地说:“老婆,你辛苦了!”二人四目相对,似乎已有千言万语。
 
  饭桌前,童桦乐滋滋地听着儿子眉飞色舞地讲述学校里的趣事。他一言不发,只是满含深情地盯着儿子,认真地看着、听着,偶尔插上一两句话,给儿子做个铺垫,引导儿子继续说下去。他想起临行前张书记给他说的话,可能又有重要的任务需要他,也许明天或后天又得出发了。所以,他只想看儿子“表演”,不想浪费一分钟。
 
  楚莉问他:“这次,能在家里呆几天?”童桦于心不忍地回答,“这个怎么说呢,应该能歇个三四天吧。不过,临来之前张书记说,如果另外一个案子需要人手的话,恐怕我明天就得出发。”楚莉神色凝重,没有接话,而是夹起一块排骨放到儿子的碗里。
 
  一家三口正欢乐地聊着,童桦的手机不争气地响了起来。他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楚莉,然后接通:“喂,张书记……哦,好的,我明天下午准时到……家里一切安好,多谢领导关心。再见。”童趣问:“爸爸,是不是奶奶打给你的?”童桦摇头:“不是。”
 
  童桦看着一脸不悦的楚莉,安慰起来:“老婆,这么些年,你辛苦了。你们这些伟大女性,是我们纪检人的幕后英雄。领导说了,回头给你们发个大红花,表彰奖励一下。”楚莉急不可耐地说:“我啥也不要,只要他们把你还给我就行。”童桦劝道:“我们几个领导年纪都不小了,身体还不好,也都在一线忙碌着呢。咱就别抱怨了。”楚莉反驳道:“不是抱怨,是就事论事。这几年,就记得你两句话,一句是‘老婆我走了’,一句是‘老婆你辛苦了’。就算你不心疼我,你也不想念儿子吗?平时出去就出去,连个电话都不打,说什么保密纪律。你心里还有这个家吗?”童趣见状,怯生生地问:“爸爸,妈妈,你们不要吵架了。”
 
  童桦对童趣说:“儿子,我和妈妈没吵架。不过,爸爸明天就得出发了。大概又得好几个月见不到你和妈妈还有奶奶他们了。妈妈是不舍得爸爸,所以才着急的。”接着他的话语一转,开始给童趣讲起大道理来:“儿子,这个社会上,总有一些人是在背后默默付出的,你可能都不知道他们为咱们国家的发展做出了多少贡献。你看,咱们中国的神舟飞船,蛟龙号潜水器,大飞机,高铁,这些给我们生活带来巨大变化的高科技产品,都是无数的幕后英雄辛勤工作的成果。爸爸和他们比啊,还差得很远呢。将来你也要向他们学习,做一个对国家有贡献的人啊。”
 
  童趣似懂非懂地点头。楚莉插话:“自己一个人不顾家就算了,难道还让儿子也学你啊?”童桦故意逗她:“学我,才能娶个这么好的老婆呀。哈哈。”楚莉转怒为乐,也笑了起来。童趣虽然不明白他俩什么意思,但也跟着大笑。
 
  第二天,童桦带着满满的愧意陪儿子玩了一上午,中午又和自己年迈的父母吃了一顿团圆饭,然后再次收拾行囊,坐上了开往远方的火车……
 
  第三篇偷拍的暗访组
 
  海洋和王怡走到一家菜馆门前,偷偷往里面瞧了瞧,然后赶紧闪到一边,小声嘀咕着。
 
  海洋说:“小王,听说这家菜馆最近非常火,不少机关上的党员干部都来这里吃饭。要不,今天就到这里暗访一下?”
 
  王怡笑道:“你是不是馋了?”
 
  海洋故作严肃,批评道:“别胡说。我都快200斤了,现在正减肥呢。”他又看了看菜馆门上挂着的“南北特色”的牌子,“领导交给咱们的任务是第一位,其他都是次要的。不过……”他的话锋一转,“如果你能顺便请哥哥我吃顿好的,我也不反对。”说完,自己就乐得笑了起来。
 
  下午出门前,县纪委的陈书记就给他们下了命令,要求他们组队进行明查暗访。陈书记说,最近有很多群众反映,公款吃喝、公车私用的不正之风出现了抬头之势,希望纪委能多查一查,让那些顶风违纪的行为受到应有的惩处。陈书记抽调了八名同志,组成四个暗访小组,分别给他们安排了任务。海洋和王怡两个人主要负责检查公款吃喝方面的问题。
 
  王怡抬头看了看“南北特色”的牌子,“走”,小手一挥,径直走了进去。海洋紧随其后。二人进店后,一名老板模样的人从柜台后面走出来,热情地招呼他们坐下,紧接着拿出了菜谱,放到饭桌上,示意他们点菜。
 
  海洋拿起菜谱,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然后偷偷地问王怡:“哎,咱们这顿饭,算是吃加班餐呢,还是你私人请客?”王怡嘲讽海洋:“瞧你这点出息。要是算加班,你还不得天天出来明查暗访?今天我请,你大胆放心地点吧。”“好勒!”海洋好像得了令箭一般,开始正儿八经地看起菜谱来。
 
  “老板,给我们来盘油焖大虾。”海洋点了第一道菜。老板在单子上记下后,又看着海洋。王怡没等他再点,一把夺下了菜谱,“你是狮子大开口啊?平时我没得罪你吧?刚才还说自己减肥呢。算了,还是我来点吧。”
 
  海洋故意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老板看了,想笑又使劲憋着。王怡看了看菜谱,“老板,再来一盘土豆丝,外加两碗米饭。行,就这些吧,不够我们待会再点。”老板收起菜谱,说了一声“稍等”,就转身走进后面厨房了。
 
  王怡看了看周围吃饭的人群,朝海洋“哎”了一声,“还不试试针孔摄像机?万一不会用,我们怎么偷拍啊?”海洋低头看了一眼领子下的一颗扣子,又环视四周一番,对王怡说:“放心吧,在单位我试过好几次了,很清楚。”二人一边闲聊,一边观察菜馆里进进出出的顾客。看到长得像机关干部模样的人,就特别的注意,海洋便故意挺起胸口,摆正姿势,对着对方偷拍几秒。有的人非常机警,看到海洋的怪异表现就盯着他看,海洋便赶紧换成一副“王顾左右而言他”的神情,打马虎眼混过去。
 
  不一会,老板端上了一盘土豆丝,客气地放在海洋他们桌上。海洋拉住老板问:“老板,总有个先来后到吧?我们先点的油焖大虾,怎么不给我们上啊?”老板笑道:“哥们,那道菜程序复杂一点,马上就好了。你别着急。”王怡瞪了海洋一眼,然后以一种套近乎的口气问老板:“大哥,你一老板,怎么亲自上菜啊?服务员呢?”
 
  老板好像也没什么特别要紧的事,就坐下和他们聊了起来,“这几年,饭店的生意是一落千丈啊。关门的多了去了,剩下的,生意也好不到哪里去。现在这个形势,公家的钱不好花了,谁还会自掏腰包到饭店里吃吃喝喝啊。隔三差五的来一桌,也养不活我们这些人啊。所以,我把服务员都给辞了,留下一两个趁手的,这样也能减少点开支。”
 
  王怡看了看坐满人的菜馆,笑问:“我看你这里的生意很火嘛,怎么能说不好呢?”老板叹气:“你们是不知道啊,饭店能不能挣钱,全靠烟酒。现在大家来饭店里吃饭,都是点菜吃饭,利润很低啊。就像理发店一样,挣钱的,还是你们女同志烫染头发,光靠我们老爷们理发,一天就是50个脑袋,又能挣多少钱?”
 
  三人正聊着,从门外进来两个人。老板见状,赶紧迎了上去。海洋和王怡一看他们的装扮,就猜到十有八九是机关干部。海洋打起精神、竖起耳朵,依稀听到菜馆老板喊其中一人“郭主任”。老板在前面带路,热情招呼他们两个上了二楼。海洋一直保持与他们二人的垂直角度,以确保摄像头能拍得清楚,直到人家消失在他们的视野内。
 
  王怡问:“怎么样?拍下来了吧?”
 
  海洋得意地炫耀:“那还用说。小王,这次咱们总算没有白来啊。我猜,他们一定是公款吃喝。这下,总算让我们逮了个现行。”王怡点点头,表示赞同,“咱们接着吃,还有一道硬菜没上呢,千万别浪费。”话音未落,大厨就把油焖大虾给端了过来。海洋盯着看了许久,王怡疑惑地问:“怎么了?看什么呀,你倒是吃啊!”海洋狡辩道:“唉,我也是两难选择啊。吃吧,我都这么胖了,不吃吧,你好不容易请个客,怕驳了你的面子。”王怡揶揄道:“少来了,得了便宜还卖乖。”
 
  二人正边吃边聊,从门外又进来一个人,海洋无意看了一眼,四目相对,彼此愣住。原来,这个刚进门的人,是某局的办公室主任。海洋和王怡认识他,他也认识海洋和王怡。这个人轻快的脚步变得迟缓,越走越慢,然后一个转身,离开。
 
  海洋看着王怡说:“他和刚才那两个肯定是一路的。现在咱们被发现了,别愣着了,上去和他们几个摊牌吧,省得待会都跑了。”王怡指了指那盘油焖大虾,“回头打包带回去接着吃。”海洋笑道:“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然后,二人朝二楼走去。
 
  最后,县纪委查处了这起公款吃喝的违纪问题,并对当事人进行了全县通报批评。
 
  第四篇对立的双胞胎
 
  夜幕降临。牛三鬼鬼祟祟地出现在一堵墙的背阴处,黑咕隆咚地只留下一个黑影。他四下看了看,确定没有旁人之后,慢慢后退两步,然后疾步跑向高约两米半的墙,只听得“噌噌噌”几声,他已轻松地爬到了墙头上。借着月色的掩映,悄无声息地翻到了院子里。
 
  牛三是一个小偷,大约四十岁不到的年纪。从懂事起,他就开始了偷鸡摸狗的生涯,直到现在。因为职业的缘故,再加上坐过几年牢,至今还是孤家寡人一个。前几天,有个机关单位的财务科长找到他,让他去纪委偷一份资料出来。当时,那个姓马的科长给他一个移动硬盘,让他去把305房间电脑里的所有文档资料都拷贝出来。他当时问了许多问题,马科长一一给他作了解释。后来他才知道,那个马科长单位的很多账本都被纪委的人给拿走了,里面有一些违纪违规的问题。马科长让他去拷贝资料,就是看看纪委现在到底掌握了他们多少秘密。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了解纪委掌握的情况后,他们就能一一应对,甚至可以消灭证据。但是,这个事不能让纪委的人知道,所以,只是让他去偷文档资料。
 
  溜门撬锁对牛三来说,犹如家常便饭。他仅仅用了一根烟的功夫,就走进了305房间。房间里有两台电脑,牛三也不知道马科长想要的东西在哪台电脑里。他索性都开了机,想着都拷走。可是两台电脑都加了密,需要输入密码才能进入。牛三楞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他感叹一声:“幸亏这几年一直在进修,法律、计算机、电气焊、急救等方面的知识多少都会点。要不然,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啊。”他三下五除二地就解了密,把文档资料都给拷走了。临走之前,不忘将所有的痕迹打扫干净,好像根本没人来过一样。
 
  第二天,按照约定的时间和地点,牛三早早就来到县城公园等候。他攥着手里的移动硬盘,心里热乎乎的。之前收了马科长一万元订金,事成之后还有一万元酬劳。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赚到两万元,牛三对自己的偷盗事业感到十分满意。
 
  就在幻想日后美好生活的时候,牛三看到马科长一身运动装扮,悠闲地朝他跑来。他冲马科长打了个招呼,示意过来。马科长看了看牛三,又左右地瞅了瞅,继续跑步,没理睬牛三。
 
  牛三见状,心想:没人盯梢啊?怎么装作不认识我呢?他干脆走到马科长跟前,截住了他的去路,然后问:“马科长,你让我偷的东西我给你带来了,那一万块钱你什么时候给我?咱们就在这里,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以后谁也不认识谁。”马科长愣了愣,挤出一点笑容,“你都带了什么东西给我?”牛三掏出移动硬盘,在马科长面前晃了一下,“你要的东西都在这里。钱呢?”马科长说:“你跟我回去拿吧。”牛三说“好”,二人便并排往外走。
 
  路上,马科长问:“这一趟,没什么意外吧?”牛三炫耀起来:“我能有什么意外?在这行摸爬滚打了二十多年,什么风浪没见过?纪委也不是固若金汤,我还不是想去就去、想来就来?要不然,你怎么会找我办这个事?”马科长好像很佩服的样子,朝牛三竖起大拇指来。牛三更加洋洋得意。马科长往前指了指,说:“过了那个拐角,就到家了。”牛三一想到那一万块钱马上就又能到手了,心里乐开了花,走起路来脚步带风。
 
  在拐角处,牛三和马科长与迎面走来的人差点撞个满怀。牛三正要破口大骂,看到对方之后愣住了。马科长朝对方喊了一声“大哥”。马科长的大哥和马科长一模一样,连发型都不带走样的。马科长的大哥看了看牛三,又看了看马科长,说:“栋梁,这个人是哥的朋友。这里没你的事了,剩下的交给我吧。”牛三看着他哥俩,瞅过来瞅过去,挠了挠头,恍然大悟地说了一句:“原来你哥俩是双胞胎。那……谁是前两天找我偷东西的人?”就在这时,那个说陪他一起回家拿钱的马科长突然一把将他擒住,摁在地上。牛三“哎呦哎呦”地喊了起来。
 
  原来,这个摁住牛三的人是老二,叫马栋梁。找牛三偷东西的是老大,叫马国梁。兄弟二人是双胞胎,老大是某单位的财务科长,老二是公安局的干警。兄弟二人长相几乎一样,外人根本分辨不出来。难怪牛三会认错。
 
  马国梁有点生气,冲着马栋梁说:“栋梁,快放了他。在外面你是警察,在家里你是我弟弟。哥哥的事,不用你操心。”牛三一听,顿时傻了眼,心想自己横行江湖几十年,虽然也有失手被擒的时候,但是,因为一对双胞胎而栽跟头,真是可笑至极。
 
  马栋梁没有放手。他说:“哥,你的事我也听说了。纪委找你了解情况,有什么就说什么,你找个小偷去作案,这是罪加一等啊。我劝你赶紧收手,不要越走越远,最后不能自拔。”马国梁“嘿嘿”冷笑两声:“只要你不把他关进去,谁会知道?”马栋梁着急了,“哥,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你以为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就真没人知道?到处都是监控摄像头,早晚能逮住你们。别再执迷不悟了。”
 
  马国梁叹口气,说:“兄弟,你这是要往死里整我啊。行,以后哥进去了,爹妈就交给你了。”马栋梁说:“哥,你怎么这么糊涂?你以为这样,就能把以前的那些违纪问题一笔抹掉?再说了,这也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为什么要挑头惹事呢?纪委是好惹的?为了不让你越陷越深,我现在就把这个小偷给带走!”
 
  牛三大喊大叫:“你们兄弟俩生气,拉我做垫背的?讲不讲道理?”接着又冲马国梁撒气:“姓马的,我要是真进去了,第一件事,就是把你拉进来。”
 
  马国梁早已是六神无主,看着马栋梁扭着牛三越走越远。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对还是错。
 
  后来,马国梁和他们局里的有些领导都受到了应有的处分,而他的弟弟马栋梁,则因大义灭亲的壮举,受到了褒奖,还荣升副中队长一职。
 
  第五篇局长的日记本
 
  大王庄村民刘玉虎和他老婆翠兰气哼哼地走出县国土局的大楼,站在大院小广场的一角,不肯就这样回去。翠兰气道:“不走又有什么用?你还能拿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不成?再不走,咱家的房屋都要被人家给扒了。”
 
  事情是这样的。翠兰生了二胎后,刘玉虎觉得和他爹妈住在一起,有点挤,就想着再建一处房子。他在没和村里商量的情况下,在自己现在住的房子后面又建了几间,结果被人给举报到了县国土局。国土局的人下来查明属实,就给他下了限期拆除通知书。这下刘玉虎哪里肯啊,里里外外,连工带料好几万呢。于是,他和翠兰就找到国土局,希望能法外开恩,不要拆掉他家的新房。任凭他们怎么说,人家蔡局长就是不同意。这次又是吃了一个闭门羹。
 
  刘玉虎看着也是一脸怒气的翠兰,突然露出一个笑脸,神秘兮兮地从裤兜里掏出一个黑色的笔记本,在翠兰眼前晃了又晃。翠兰好像对他的举动有点反感:“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耍猴?不就一个本子嘛,你说你一个小学都没毕业的人,拿它做什么?”刘玉虎笑嘻嘻地对翠兰说:“媳妇儿,这个笔记本,可是我刚才在那个蔡局长的办公室里顺出来的。”他轻轻地拍了拍笔记本,继续说:“兴许,这里头有不少好东西呢。”翠兰一把揪住刘玉虎的耳朵,“你还有心情在这里读书看字?真以为书中自有黄金屋啊?”刘玉虎说:“你忘了,前几年网上流传着一本局长日记,里面都是这个局长保养情人的内容,让人家一爆料,这个局长就完蛋了,先是纪委调查,后是法院宣判,听说最后坐了牢。说不定,这个蔡局长也写了一些不可告人的东西。来,咱们一页一页地看看。”
 
  翠兰忙道:“那还不赶紧点。再等一会,就赶不上回去的2路汽车了。”刘玉虎翻开笔记本,念了起来:“4月7号,阴历三月初一,晴转多云,北风三到四级……”翠兰着急了,打断他,“能不能念点有用的?”刘玉虎连连点头,“好,好,我捡重点。(念)今天,按照县委、县政府的要求,我带领单位另外两名同志到包保的村民家中去走访,了解了一下他们的家庭情况。虽然现在国家富强了,但是有些群众还是比较贫穷的。这让我感受到扶贫工作的压力。对于他们提到的几件困难事儿,争取下周就得有个眉目。否则,没法给他们交代呀。”
 
  翠兰看着刘玉虎说:“这里也没什么亲热、偷情的情节啊?再找找,有没有他收人家购物卡、金条之类的记录。”刘玉虎不甘心:“对。我就不信了,还没一点意外收获。”接着念到:“面对城乡发展、城市管理,如何发挥自己的职能和作用、体现自己的价值和特色,还得继续思考。最近,还得到所有的乡镇去一趟,摸清基层的实际情况。否则,难有大的作为。”
 
  刘玉虎站起来,一把扔掉笔记本,又踩了几脚。翠兰在一旁无奈地说:“你对它撒什么气。看来,这个蔡局长和网上的那些腐败干部不太一样。”
 
  刘玉虎疯了似的拿起笔记本,继续翻看:“我就不信邪,还有这样的干部,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念)前天到村里去,心怀感激的老王硬是给了我一袋大米。唉,我们的群众,只要你为他们办一点好事,都是感激万分。”刘玉虎念到此处停了下来,看着翠兰,平静的面孔慢慢绽放出笑容,浅笑变成大笑,站起来手舞足蹈。翠兰好像捡到宝贝一样,也是激动不已。刘玉虎转身看向国土局的办公大楼,指着其中的一扇窗口,大声地说:“好你个蔡局长,终于有把柄落在我们手里了。我看这次你还敢不敢这么横。”
 
  翠兰说:“接着找,肯定还能找到更多让他身败名裂的秘密。回头咱们再上去找他,如果还敢拆咱家的房子,就给他放到网上,看他怕不怕。”刘玉虎接着念了起来:“看到他们这么高兴,我再次感觉到党心民心紧密地贴在了一起。趁他们不注意,我将二百元钱塞到了他们家电视机下面,就当是那袋大米的钱吧。”翠兰没回过神来,问:“玉虎,刚才我没听错吧?那一袋大米,这个蔡局长给了二百块钱?”刘玉虎毫无表情地看着翠兰,重重地点了点头。
 
  翠兰从刘玉虎手里夺过笔记本合上,紧紧地攥在手里,“这个蔡局长是个好官,咱们就别再浪费时间了。走,把笔记本还给他吧。”
 
  “别上去了,就在这里给我吧。”一个浑厚的声音从刘玉虎和翠兰身后传来。他俩转身一看,竟然是国土局的蔡局长。翠兰后退一步,差点踩到刘玉虎的脚。刘玉虎结结巴巴地问:“您、您什么时候来的?”蔡局长从翠兰手里拿走自己的笔记本,朝他俩笑了笑,说:“刚来。幸亏来得及时,不然,我的秘密就要被你们发现了。”
 
  刘玉虎和翠兰彼此看了一眼,翠兰朝刘玉虎使个眼色。刘玉虎虚晃一枪,又想从蔡局长手里把笔记本抢过去。谁知蔡局长早有防备,轻轻一侧身,让刘玉虎扑了个空。蔡局长看着刘玉虎说,“你们还真以为我有什么秘密不成?这个本子,记的都是我工作的内容,下周好几项重要工作都写在里面呢。我说呢,怎么找都找不到,竟然被你们拿走了。”
 
  刘玉虎耍横:“是我偷的,怎么样?”蔡局长看了他一眼,又翻了翻笔记本,“咦”了一声,“我里面夹的一千块钱,怎么不见了?”翠兰闻言,转眼就瞪向刘玉虎。刘玉虎慌忙辩解:“媳妇儿,别听他瞎说,哪有什么钱。他这是敲诈咱们呢。”蔡局长一本正经地说:“怎么没有,别人给我送的钱,被我掖到这个笔记本里了。”翠兰质问刘玉虎:“钱是不是你拿了?都多少年了,竟然还敢藏私房钱?”刘玉虎一副百口莫辩的样子,欲言又止,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蔡局长看着他俩,忽然大笑,然后语气平和地说:“我知道,你们两口子挣点钱、盖个房子不容易。但是,像你们家的这个情况,在咱们县少说也得上百家。如果我给你们破了例,不拆房子,那其他人不都得过来找我吗?到时候事情闹大了,你们的违章建筑,不还得给拆了?所以,这个口子不能开,开了,就没完没了了。希望你们能够谅解。”
 
  刘玉虎和翠兰都有些不好意思。翠兰说:“蔡局长,刚才看了你的日记,才发现你和网上曝光的那些人不一样。你记的,都是为群众办事的事,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要扒我家的房子,我们认了,但你们能不能给我们几天时间,让我们自己拆,好给那些砖呀瓦呀留个全尸,回头也好再利用?”
 
  蔡局长说:“那些自甘堕落的腐败分子,代表不了我们的党,千万不能因为他们的一小撮人,就抹黑了我们绝大多数的共产党员啊。看来,有空还得给你们说道说道。至于房子嘛,这样吧,我给你们一个星期的时间,好不好?”刘玉虎和翠兰不住地点头称谢:“谢谢蔡局长,明天我们就找人把房子给扒了。”蔡局长笑道:“好,这样最好。”
 
  刘玉虎和翠兰走出国土局的大门,回头朝蔡局长的背影竖起了大拇指。
 
  (作者是一名基层纪检监察干部,在县纪委工作多年,听到见到了很多真实有趣的事情。下面叙述的五个小故事,是作者根据真人真事,杂糅多个原型改编而成的。种种情节比比皆是,请读者不要对号入座。)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
免费幸运飞艇计划_幸运飞艇计划6码计划_幸运飞艇冠军在线计划 幸运飞艇app在哪下载_幸运飞艇在线计划网址_幸运飞艇开奖记录官网 幸运飞艇官网_幸运飞艇彩票_时时彩幸运飞艇网站 幸运飞艇开奖下载_幸运飞艇官网开奖时间_幸运飞艇官网开奖结果 幸运飞艇全天计划_幸运飞艇在线内部计划_幸运飞艇人工计划安卓下载 杏彩彩票_杏彩娱乐平台登录_杏彩彩票娱乐平台杏彩注册_杏彩平台开户_杏彩平台代理杏彩客户端_杏彩国际彩票_杏彩彩票官方网址杏彩官网_杏彩彩票注册_杏彩彩票官网杏彩娱乐_杏彩彩票官方彩票网_杏彩手机版在线